图/Shutterstock

活成一个麻木的人,就不会受伤了吧

不知道已经持续了多久,

总之时常感到一种深沉的绝望感在身体里流窜着。

无论这些天的所有,进行的有多幺顺利,

或者是与多少家人朋友们欢度过多少时光,

依旧觉得有很多部分仍然是空洞的,仍未被填补好。

那些受伤的经历、挫折、委屈、忌妒、羡慕等,

种种原应该是正常的情绪反应,

都逐渐被强化成各种不健康的心理状态。

已经好一段时间了,

我想着要这幺做好一段时间了,

一个人驾车前往南方,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

在靠海的木屋里醒来,替自己沖上一杯咖啡豆不明的咖啡,

看着轻薄的窗帘随着海风扬起又落下,

望向天海一线的那方,静听他们用身体说话,

浪花每一次的拍打都像是一次的深情告白。

然后,完全沉浸在与世隔绝的疏离感,

在脑海中想着「他会来吗?」

在心里回答自己「他不会。」

接着,毫不掩饰自己上下起伏的肩膀,

大哭起来。

这样或许就可以从泪水里找到疗方,

可以不用再总是幻想着将自己从高山上推下,

如此一来,就能够康复了吧。

就可以做成一个不那幺忧伤的人。

在那个清朗的晚上,

我没有哽咽、没有掉泪,

就是想着「啊,原来是这样啊」

话筒那头的距离不明,可是传来的那句「不爱了」,

就像是一只橡皮圈从两个点同时断裂,

在瞬间分裂后,各自弹飞,谁也见不着谁。

爱与不爱之间的转变,

真的不过就是一转眼。

所有的难过和眼泪似乎就停在那个断裂点,

我的人早就走远了,但情绪还在那边,

并且就希望停在那边,希望他能够看见。

看见我其实已经很努力了啊。

「啊,原来是这样啊」就这幺跟着我到现在,

对于之后感情的来来去去,就也不那幺意外了。

不像从前觉得非得仰靠爱才能活,

不会奢望对方要给什幺承诺,

不再抱着什幺绮丽的幻想,

不愿拥着尚未发生的期待而空虚地快乐着,

活成一个麻木的人,就不会受伤了吧。

我是这幺想的,

只是寂寞的侵蚀力难以莫测,

有很多次从梦中惊醒,

内容都是关于我们怎样复合的画面。

但其实他已经不是我想要共度一生的人,

我知道我们早就不相爱了,

我只是想和自己和好,

想要不对过去的遗憾与后悔钻牛角尖,

想要潇潇洒洒的跟别人讲我过得很好,

想要对自己说:「我已经原谅妳了」。

接着,毫不掩饰自己上下起伏的肩膀,

大哭起来。

这幺一来,我就会好起来吧。

Ash爱写字

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