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暴是做酒店的「职业风险」?

在传播妹被下药性侵的新闻下面,网友的回应不外乎看似合理、冠冕堂皇的说他们要「自负风险」,其次则是「做酒店为什幺不能干」、「婊子也想立牌坊」等等,后者的留言大抵是认为坏女人的性不值得被保护。

但什幺是「要自负的风险」?土狗妹之前曾经提到,酒后自保能力下降的可能性以及客人的色慾薰心等,倾向称其为「潜在工作风险」的情况。风险就风险,为什幺要拐弯抹角地称其为「潜在风险」呢?

做为一个酒店小姐,合理的职业风险是什幺?

酒喝多可能伤肝,是合理的职业风险;空腹喝酒醉后呕吐伤胃,是合理的职业风险;吸二手菸呼吸道容易有毛病,是合理的职业风险。但被强暴,是一种可被合理预见的职业风险吗?

并不是客观上有机率发生的事情就能够叫做风险,就能要求其预见并为自身的防护不力而负责。如果换一种受害型态,比如说一个人走在路上被抢,我们会责怪他吗?

如果这个社会要说,女人做酒店就要对「遇到醉醺醺的男人精虫冲脑地对女人施加(性)暴力」这种事情有所想像,故对于被强暴一事是有过失的、需要自负其责的、是活该的,那绿灯走斑马线被一台突然冲过来的车撞好像也是「想像上」有可能发生的,难道也是活该吗?

走在路上遇到随机砍人事件也是「想像上」可能发生的事情,难道受害者也要为了自己不乖乖待在家的决定负责吗?

这样说来,认为做酒店就要为被强暴的结果自我负责,是不是哪里怪怪的?

被强暴是做酒店的「职业风险」?


▲酒店小姐被强暴,却被视为理所当然。(示意图/取自免费图库Pixabay)

当发生了性暴力事件,为何先检讨被害者?

既然这些「想像上」可能发生的事情,并不全然被认为是被受害者的责任,为什幺当发生了性暴力事件,首先被拿放大镜检视的永远都是受害者的职业、穿着、行为举止呢?

总是要努力找出一个可以责怪的点,也许是背心短裙短裤、黑色内衣、夜间外出,甚至只是基于友善的微笑或社交行为,就会要求女人负责?为什幺在性事上,女人就被要求为他人的行为负这幺大的责任?

就是有这种「女人不乖被强暴也是活该自找」的论调,性暴力才会被视为一种女人该战战兢兢地努力规避的危险。除非我们都同意男人不是人,是满脑子性慾发狂的禽兽,接近他们就有被强暴的必然性,那幺要求被害人就自己「未远离」的行为对被害一事自我负责,好像才会是能被接受的解释方向?

但是,我们真的要这样定义男人吗?男人们,你们真的想要被视作全然没有理性思考能力及自我控制能力的禽兽吗?

如果不想,那就请不要再说什幺风险、说什幺裙子那幺短那幺晚出门就是欠X,不要再说什幺做八大了被强暴是职业风险。

酒店小姐没有贞节牌坊,我们只有身分证,一张表彰我们为人的身分证明。既然我们是人,就算我们是社会主流价值观评价下被看不起的坏女人、贱女人,我们也只希望被用对待人的方式对待。


►韩妆裸唇很简单,丰润显色靠这支